欢迎进入黄埔区工商业联合会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商事调委会
诉请赔偿公司损失1500余万元,法院不予支持
来源:黄浦工商联     2019-08-13     有367位已读
0
分享到:

        一、案情简介:
       上海D公司是一家由外资公司100%控股的外商独资企业,朱文系该公司董事会成员之一,经董事会推举和授权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时,他也是中外合资企业嘉兴C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嘉兴C公司是一家服装生产企业,其主要业务是生产由上海D公司承接的外贸服装订单,双方保持良好合作多年。
       2017年,嘉兴C公司以朱文利用其实际控制嘉兴C公司及上海D公司的便利条件实施关联交易,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出货,损害嘉兴C公司利益为由,认为朱文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公司法》相关规定,应向嘉兴C公司赔偿由此造成的损失,遂向浙江嘉善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追加上海D公司为被告,请求法院判决两被告赔偿原告嘉兴C公司因损害公司利益造成的实际损失和利息损失,以及可得利益损失,共计1500余万元。浙江嘉善法院立案后,于2017年7月至2019年9月间,多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本案开始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后因案情复杂,转入普通程序。审理中发现,在本案立案前,原告基于相同事实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立案后已展开侦查,于是本案暂停审理。原告提交撤销案件决定书与案件后,本案恢复审理。因法院裁定嘉兴C公司强制清算,本案中止审理。组成嘉兴C公司清算组后,本案又恢复审理。
       上海李小华律师事务所接受两被告委托,指派三位资深律师担任其诉讼代理人,出庭应诉。因本案涉及财务专业知识,律所特别聘请中国政法大学法务会计研究中心主任张苏彤教授出庭提供专业意见,并向法庭提交《有专门知识的人的专家意见书》。
庭审时,律师代理被告朱文提出如下律师意见:被告朱文不应被认定为《公司法》意义上的嘉兴C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也不应被认定为上海D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被告朱文没有违反《公司法》规定,未利用关联关系损害原告利益,没有实施侵犯原告权益的行为;原告主张的1500余万元损失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不应得到法庭支持。
       律师代理被告上海D公司答辩称:第一,D公司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第二,D公司没有实施侵害行为,没有过错,嘉兴C公司诉称关联交易使其利益受损,没有事实依据。第三,诉状要求D公司赔偿嘉兴C公司的亏损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第四,关于可得利益损失的推算缺乏事实依据,且D公司没有法定义务要确保嘉兴C公司2013、2014年度利润率达到10%,原告主张于法无据。
       被告认为:被告D公司没有侵害行为,没有主观过错,即便从一般侵权责任构成要件分析,被告D公司也不构成对原告的侵害,无须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认为:相关审计报告由原告单方委托的审计单位作出,故三份审计报告不能作为证据认定;证人没有出庭,又没有其他证据印证,法院不予认定。
       鉴于:1、原告与被告之间虽存在关联交易,但原告历年的审计报告对此都予以披露,所有的交易都是公开进行的,对比不公开的关联交易,原告应有更大的证明责任;2、原告对被告的主观过错也有更大的证明责任;3、企业亏损在因果关系上是典型的多因一果;4、从社会经验上看,完全区间成本价高于市场价时,实际售价很可能达不到完全成本价,此时就不能认为售价低于成本价不合理。
       认定本案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有三个是被推定的,这显然是违背侵权法的一般原理;况且,我国的侵权责任法在严格责任项下,有关于危险责任的一般条款,而在过错推定责任项下并没有此种一般条款,这说明过错推定责任的适用范围受到严格的限制,仅限于法律列举的各种情形。综上,不合理售价与2013、2014年亏损的因果关系、定价不合理的过错应该由原告举证证明,而非以推定方式认定(举证责任倒置)。
       法院认为:关于在产品的损失,被告朱文的相关行为明显违反会计法规,故被告对该部分损失及相应利息应承担损失责任。

       二、争议焦点
       本案是否适用《证据规则》第7条,即本案因果关系(不合理售价与2013、2014年亏损的因果关系)、过错(被告操纵价格)的认定,是否采取举证责任倒置方式。

       三、处理结果
       法院认为,不合理售价与2013、2014年亏损的因果关系、定价不合理的过错应该由原告举证证明,而非以推定方式认定(举证责任倒置)。
       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诉讼属于侵权之诉。就本案原告诉请而言,关于“在产品”损失,被告朱文的相关行为明显违反会计法则,该违法行为造成原告公司2014年的期末“在产品”账实不符的金额达230余万元,原告提供的录音足以证明前述事实,故被告朱文对该部分损失及相应利息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证据不足以证明D公司对该部分损失有共同侵权行为,故D公司无须对该部分损失承担责任。
       最终,浙江嘉善法院作出判决:被告朱文赔偿原告嘉兴C公司实际损失230余万元及赔偿相应利息损失;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四、点评意见
       法院一审判决结果,被告D公司不承担法律责任,被告朱文承担原告诉讼请求15%左右民事赔偿责任。
       1、关于本案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规定的举证责任倒置,原告以被告朱文及上海D公司共同损害其合法权益为由提起诉讼,未能向法庭举证证明损害结果已经发生、侵权人实施违法行为、侵权人的违法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以及侵权人具有主观过错,原告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2、关于本案起诉前原告曾就同一案件事实向公安机关报案,原告虽未提供立案决定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本案诉讼时效应当从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案件之日起重新计算。
       3、《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即将实施,企业须建立合规制度,避免法律风险。

       五、法律法规
       1、《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二十一条: 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
       违反前款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第一百四十九条: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执行公司职务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第二百一十六条:本法下列用语的含义:
       (一)高级管理人员,是指公司的经理、副经理、财务负责人,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和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人员。
       (二)控股股东,是指其出资额占有限责任公司资本总额百分之五十以上或者其持有的股份占股份有限公司股本总额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东;出资额或者持有股份的比例虽然不足百分之五十,但依其出资额或者持有的股份所享有的表决权已足以对股东会、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的股东。
       (三)实际控制人,是指虽不是公司的股东,但通过投资关系、协议或者其他安排,能够实际支配公司行为的人。
       (四)关联关系,是指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其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企业之间的关系,以及可能导致公司利益转移的其他关系。但是,国家控股的企业之间不仅因为同受国家控股而具有关联关系。
       2、《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上海李小华律师事务所供稿